锂电池产业的危机与机会——精锂提纯

发布时间:2023-09-26

  据生意社监测数据,2021年12月18日,电池级碳酸锂价格尚处在24.8万元/吨左右,2022年3月18日电池级碳酸锂为49.96万元/吨,3个月涨幅高达101%。而2021年初,碳酸锂价格尚不足6万元/吨,至今涨幅超7成。锂电池市场的火热,逐渐演变成一个上游锂矿资源的争夺战。

  电池级碳酸锂价格走势图

  局面不得不让人担心,根据2021年10月21日自然资源部发布的《中国矿产资源报告》,中国锂矿资源的获取依然严重依赖来自于澳大利亚、智利、阿根廷三地的进口,其中来自于澳大利亚的岩矿资源的占比在2021年甚至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增幅。中国人民大学与中国地质大学去年12月份发布的研究进一步指出,由于供应链的集中度增加、市场的垄断势力加剧、疫情反复等因素,导致中国精锂资源的安全系数最近正在加速下降。

  国内电动车企的困局,也是有目共睹,由于锂矿成本的过快增加,加之整个电池产能不足,已经严重拖累了整个电车市场的活力,车企纷纷减产,部分车企甚至被迫涨价,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逐渐已经演变成为了谁有矿谁就能领先一步的一个局面。车企本应该形成的一个技术竞争,科技竞争,逐渐演变成了一个以资源为导向的成本竞争、恶性竞争,这对于我们中国电车发展来说是悲哀的,对于整个电车市场的良性竞争来说,已经成为了阻碍。

  首先要明确一点,全球锂矿资源并不稀缺,全球至少有20个国家发现了大型的锂矿床,包括智利、中国、澳大利亚、刚果、美国、巴西、俄罗斯等等,可以看到地域分布还是比较分散的,并且,我国锂矿的储存量占全球第四的位置,探明的储量在540万吨,未探明的储量潜力更是多达1760万吨,约占全球储量的14%。我们稍微计算一下就可以判断,理论上我国应该是不缺锂的,那为何我们的锂资源又会出现对外依存度一直高于70%的严重依赖进口的局面?

  通过上面介绍,大家基本上对于我国锂电池上游面对的困局有一个大致了解,接下来我们一起来思考一下,我们应该从哪些方面一起来面对或解决目前所面临的一些困境。

  第一,目前应该快速停止内耗,回到谈判桌。比如说今年七月份,赣锋锂业对于加拿大千禧锂业发起了一个要约收购,争取其在阿根廷两处的一个盐湖资源,结果宁德时代突然杀出加价7%,以19.21亿提高报价,并支付赣锋1000万美元的解约金,就在大家以为此事大局已定的时候,结果这笔交易又发生变数,美洲锂业报价4亿美元,并支付宁德时代2000万美元的合作终止费,成功完成截胡,而美洲锂业和赣锋锂业的渊源,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的。此次两家中国企业的互茬,仅仅只是在过去一年内整个全球锂资源争夺战的一个缩影,锂矿的争夺已经成为了一个市场控制权的一个争夺。

  实际上在澳洲的一元锂项目、南非的盐湖项目、加大的锂矿项目,包括我们国内很多的项目,都有我们中国企业互相超额竞标的情况发生,是非常让人唏嘘不已的,从整体的一个经济利益角度、从企业的社会责任角度、从推动技术进步发展的角度来说,窝里斗是万万不能持续的。回到谈判桌,放弃对内部控制权的争夺,形成对外部有效的一个合力,才是目前最好的,也是必须解决的一个方式。

关键词: 锂电池产业的危机与机会——精锂提纯